<blockquote id="afwwa"></blockquote>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kbd id="afwwa"></kbd></sup></blockquote>
    1. <label id="afwwa"></label>

      1.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sup></blockquote>

        <code id="afwwa"><strong id="afwwa"></strong></code>

            舊版 手機版
           
           
          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 -> 文藝薈萃
          那年,那樹,那果香
          2019-02-25    周鍵夫    黑龍江林業報

            十幾年后,當我在水果攤邊再次聞到那熟悉的果香,不知何故濕潤了雙眼的時候,依然清晰地記得那個夏日里滿院飄香的下午。但我卻數不清這小小的海棠果中,究竟藏進了多少值得追溯的、清香酸甜的記憶……

            二十一年前,一個懵懂的四歲小男孩隨著他的父母,搬進了第一個真正屬于他們自己的新家——一處擁有南北兩座房屋,并且前有果園、后有菜地的院落。四歲的我,并不懂得從出租屋搬進屬于自己的房子對于一個家庭有著怎樣的非凡意義,比起寬敞整潔的新房,真正能夠引起一個孩子興趣的,自然是房前屋后、瓜田李下的,那些可以盡情展現天真活潑的地方。從此,我的家中便有了這樣的情景:院中有房,房前有樹,樹上有果,而累累果實之下,則有一個眼望垂涎的男孩。

            林區人,生于山腳下,長在樹林邊。山,是林區人的精神;而樹,則是林區人的生命。所以林區人對于樹有著怎樣的情結,自是不必多言的。剛剛搬入新家的時候,海棠樹是果園中僅有的樹種。后來,父親和祖父相繼在園中栽植過李子樹、檳子樹和櫻桃樹。在只能孕育為數不多的喬木果實的龍江大地上,這樣一片小小的果園也算是“五臟俱全”了。不過,后來栽植的幾種果樹無論在高度上,還是在果實的數量上,都沒能撼動五棵海棠樹在這片園中的地位。五棵枝繁葉茂的海棠樹高矮相當,大約都是三層樓房的高度,立在小小的園中,如一個個身強力壯的林區漢子,悠閑恣意地伸展著肢體。粗大的樹干雖是分散而立的,但茂盛的枝葉卻又使它們彼此交杈,不肯放過絲毫土地以上的空間。站在柵欄之外遠遠看去,五棵樹連為一個整體,恰如林區運木工人勞作時的身影——足下堅實地踏著土地,臂膀緊緊地相挽,風吹枝葉發出的沙沙聲,就是他們齊聲高呼的號角,鏗鏘而有力;而秋日里的累累碩果,也正是他們勤勞的結晶。

            我對海棠最初的認知,來自于李清照那首《如夢令》中的一句“卻道海棠依舊”,但我對海棠的真正見識,卻并非婉約才女眼中的那般“綠肥紅瘦”。每年的八至十月份,便是海棠果滿園豐收的時候。早已被果實壓彎枝頭的海棠樹常常會不堪重負,借著秋風憤怒地甩開臂膀,成熟的海棠果便會紛紛掉落,這讓尚且身材矮小的我可以毫不費力地滿足那張垂涎已久的嘴巴。當然,那時貪婪地享用美味的我,并不會念起這美味的背后,是父親和祖父從施肥到噴灑農藥的辛勤付出。海棠樹的高大挺拔,和海棠果的芳香四溢,時常引得一個個門前過客駐足觀望,卻不成想被守院狼狗尖厲而急促的吠叫聲驚得落荒而逃,但又不忘回頭對著樹和果來興嘆一番。而長輩們也從不會吝惜這滿園的果實。毫無疑問,僅僅我們一家人,是不可能在一兩個月之內將五棵海棠樹上的豐碩果實享用殆盡的;而林區人與生俱來的樸實和豪爽,更使得我們不可能獨自享用這份難得的美味。無論親戚朋友,還是街坊鄰里,登門者人人有份,未登門者我們親自送上。哪怕是素不相識的過客一時垂涎難耐,含糊地流露出想要品嘗的意愿,我們也從不會拒絕他們的“不情之請”。長輩們的慷慨絕不是害怕果子因為過剩而浪費,因為在我們飽嘗美味并慷慨相贈之后,那些富余的或因掉落而摔傷的果子,則會被母親熬成罐頭,或是制成蜜餞,而對于這更加豐盛的美味,貪婪的我自然再一次甘當饕餮了。

            我至今也不清楚,海棠樹的果實是否算得上真正意義上的水果。“海棠”是關內人為這一喬木樹種冠以的名字,而在東北,人們更習慣稱之為“沙果”。外形上,一個普通沙果的大小還不及蘋果的五分之一,但卻晶瑩剔透、通體泛紅,也就多了幾分可人;口感上,沙果也不似蘋果那樣肉厚多汁,但卻有著別樣的香甜味道。如果說,蘋果是一個成熟貌美的女郎,沙果則是一個清純嬌小的姑娘。但就是這樣看似嬌小的沙果,卻堅守著水果在這片寒冷地帶的最后陣地。

            海棠樹上的果實曾無數次滿足一個年幼孩童貪婪的采摘和撿拾,正如那寬容慈愛的大山,也曾滿足林區兒女的一次次采伐。海棠樹下的綠蔭曾無數次摻雜著一個年幼孩童的歡聲笑語,正如那莽莽林海之中,也曾無數次回響著林區人勞動的號角。海棠樹的高大和堅韌,曾讓一個年幼孩童無比敬畏,正如林區人對于巍巍青山和莽莽林海的情感,又依、又愛、又敬。

            如今,當年那些縱橫交錯的庭院住宅中飄散著的鄉土韻味,早已被鋼筋水泥筑起的繁華氣息所取代,而林區人如今對于生活的追求,也已換作另一番情趣。在林區小城的現代化樓宇之間,那“房前有樹,樹上有果,果實之下有孩童”的情景也一去不復返。然而,海棠樹留給當年那個懵懂男孩的記憶,卻依然清晰而美好。只是,對于五棵海棠樹最終的結局,我的記憶則如同林區小城曾經的夜晚燈火一樣依稀,因為這樣的記憶本就不似如今的林城夜景那般華燈璀璨。模糊的印象中,大概是有一棵遭雷劈斷,一棵被風刮折,而其余的三棵是怎樣的歸宿,我已全然不記得了。也許在得知它們折損或是枯萎的那一刻,我便已決定要讓這美好記憶中的瑕疵,漸漸地隨著我的失落、惋惜,以及童年時的縷縷果香和海棠樹下的陣陣歡笑,一同消散殆盡。十幾年后,孩子依然是林區的孩子,而童年永遠是孩子的童年……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我們 | 免責聲明 | 網站地圖  
              中國龍江森林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主辦 咨詢監督電話:0451-82622425 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南崗區文昌街66號 黑ICP備:05002205 政府網站標識碼:2300000013
                 
                 
          天津时时彩
          <blockquote id="afwwa"></blockquote>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kbd id="afwwa"></kbd></sup></blockquote>
          1. <label id="afwwa"></label>

            1.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sup></blockquote>

              <code id="afwwa"><strong id="afwwa"></strong></code>

                <blockquote id="afwwa"></blockquote>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kbd id="afwwa"></kbd></sup></blockquote>
                1. <label id="afwwa"></label>

                  1.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sup></blockquote>

                    <code id="afwwa"><strong id="afwwa"></strong></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