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quote id="afwwa"></blockquote>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kbd id="afwwa"></kbd></sup></blockquote>
    1. <label id="afwwa"></label>

      1.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sup></blockquote>

        <code id="afwwa"><strong id="afwwa"></strong></code>

            旧版 手机版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艺荟萃
          那年,那树,那果香
          2019-02-25    周键夫    黑龙江林业报

            十几年后,当我在水果摊边再次闻到那熟悉的果香,不知何故湿润了双眼的时候,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个夏日里满院飘香的下午。但我却数不清这小小的海棠果中,究竟藏进了多少值得追溯的、清香酸甜的记忆……

            二十一年前,一个懵懂的四岁小男孩随着他的父母,搬进了第一个真正属于他们自己的新家——一处拥有南北两座房屋,并且前有果园、后有菜地的院落。四岁的我,并不懂得从出租屋搬进属于自己的房子对于一个家庭有着怎样的非凡意义,比起宽敞整洁的新房,真正能够引起一个孩?#26377;?#36259;的,自然是房前屋后、瓜田李下的,那些可以尽情?#29916;?#22825;真活泼的地方。从此,?#19994;?#23478;中便有了这样?#37027;?#26223;:院中有房,房前有树,树上有果,而累累果实之下,则有一个眼望?#29916;?#30340;男孩。

            林区人,生于山脚下,长在树林边。山,是林区人的精神;而树,则是林区人的生命。所以林区人对于树有着怎样?#37027;?#32467;,自是不必多言的。刚刚搬入新?#19994;?#26102;候,海棠树是果园中仅有的树种。后来,父亲和祖父相继在园中栽植过李子树、槟子树和樱桃树。在只能孕育为数不多?#37027;?#26408;果实的龙江大地上,这样一片小小的果园?#33756;?#26159;“五脏俱全”了。不过,后来栽植的几种果树无论在高度上,?#25925;?#22312;果实的数?#21487;希济?#33021;撼动五棵海棠树在这片园中的地位。五棵枝繁叶茂的海棠树高矮相当,大约都是三?#25077;?#25151;的高度,立在小小的园中,如一个个身强力壮的林区汉子,悠闲恣意地伸展着肢体。粗大的树干虽是分散而立的,但茂盛的枝叶却又使它们彼此交杈,不肯放过丝毫土地以上的空间。站在栅栏之外?#23545;?#30475;去,五棵树连为一个整体,恰如林区?#22235;?#24037;人劳作时的身影——足下坚实地踏着土地,臂膀紧紧地相挽,风吹枝叶发出的沙沙声,就是他们齐声高呼的号角,铿锵而有力;而秋日里的累累硕果,也正是他们勤劳的结晶。

            我?#38498;?#26848;最初的认知,来自于李清照那首?#24230;?#26790;令》中的一句“却道海棠依旧”,但我?#38498;?#26848;的真正见识,却并非婉约才女眼中的那般“绿肥红瘦”。每年的八至十月份,便是海棠果满园丰收的时候。早已被果实压弯枝头的海棠树常常会不堪重?#28023;?#20511;着秋风愤怒地甩开臂膀,成熟的海棠果便会?#36861;?#25481;落,这让尚且身材矮小的我可?#38498;?#19981;费力地满足那张?#29916;?#24050;久的嘴巴。当然,那时贪婪地享用美味的我,并不会念起这美味的背后,是父亲和祖父从施肥到喷洒农药的辛勤付出。海棠树的高大挺拔,和海棠果的芳香四溢,时常引得一个个门前过客驻足观望,却不?#19978;?#34987;守院狼?#33459;?#21385;而急促的吠叫声惊得落荒而?#27185;?#20294;又不忘回头对着树和果来兴叹一番。而长辈们也从不会吝惜这满园的果实。毫无疑问,仅仅我们一家人,是不可能在一两个月之内将五棵海棠树上的丰硕果实享用殆尽的;而林区人与生俱来的朴实和豪爽,更使得我们不可能独自享用这份难得的美味。无论亲戚朋友,?#25925;?#34903;坊邻里,登门者人人有份,?#21561;?#38376;者我们亲自送上。哪怕是素不相识的过客一时?#29916;?#38590;耐,含糊地流露出想要品尝的意愿,我们也从不会拒绝他们的“不情之请”。长辈们的慷慨绝不是害怕果子因为过剩而浪费,因为在我们饱尝美味并慷慨相赠之后,那些富余的或因掉落而摔伤的果子,则会被母亲熬成罐头,或是制成蜜饯,而对于这更加丰盛的美味,贪婪的我自然再一次甘当饕餮了。

            我?#20004;?#20063;不清楚,海棠树的果实是否算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水果。“海棠”是关内人为这一乔木树种冠以的名字,而在东北,人们更习惯称之为“沙果”。外形上,一个普通沙果的大小还不及苹果的五分之一,但却晶莹剔透、通体?#27721;歟?#20063;就多了几分可人;口感上,沙果也不似苹果那样肉厚多汁,但却有着别样的香甜味道。如果说,苹果是一个成熟貌美的女郎,沙果则是一个清纯娇小的姑娘。但就是这样?#27492;?#23047;小的沙果,却坚守着水果在这片寒冷地带的最后阵地。

            海棠树上的果实曾无数次满足一个年幼孩童贪婪的采摘和捡拾,正如那宽容慈爱的大山,也曾满足林区儿女的一次次采伐。海棠树下的?#26691;?#26366;无数次掺杂着一个年幼孩童的欢声笑语,正如那莽莽林海之中,也曾无数?#20301;?#21709;着林区人劳动的号?#24688;?#28023;棠树的高大和坚韧,曾让一个年幼孩童无比?#27425;罰?#27491;如林区人对于巍巍青山和莽莽林海?#37027;?#24863;,又依、又爱、又敬。

            如今,当年那些纵横交错的庭院住宅中飘散着的乡土韵味,早已被钢筋水泥筑起的繁华气息所取代,而林区人如今对于生活的追求,也已换作另一番情趣。在林区小城的现代化楼宇之间,那“房前有树,树上有果,果实之下有孩童”?#37027;?#26223;也一去不复返。然而,海棠树留给当年那个懵懂男孩的记忆,却依然清晰而美好。只是,对于五棵海棠树最终的结局,?#19994;?#35760;忆则如同林区小城曾经的夜晚?#33529;?#19968;样依稀,因为这样的记忆本就不似如今的林?#19988;?#26223;那般华灯璀璨。模糊的印象中,大概是有一棵遭?#30528;?#26029;,一棵被风刮折,而其余的三棵是怎样的归宿,我已全然不记得了。也许在得知它们折损或是枯萎的那一刻,我便已决定要让这美好记忆中的瑕疵,渐渐地随着?#19994;?#22833;落、?#38197;В?#20197;?#24052;?#24180;时的缕缕果香和海棠树下的阵阵欢笑,一同消散殆尽。十几年后,孩子依然是林区的孩子,而童年永远是孩子的童年……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中国龙江森林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主办 咨询监督电话:0451-82622425 邮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文昌街66号 黑ICP备:05002205 政府网站标识码:2300000013
                 
                 
          天津时时彩
          <blockquote id="afwwa"></blockquote>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kbd id="afwwa"></kbd></sup></blockquote>
          1. <label id="afwwa"></label>

            1.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sup></blockquote>

              <code id="afwwa"><strong id="afwwa"></strong></code>

                <blockquote id="afwwa"></blockquote>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kbd id="afwwa"></kbd></sup></blockquote>
                1. <label id="afwwa"></label>

                  1. <blockquote id="afwwa"><sup id="afwwa"></sup></blockquote>

                    <code id="afwwa"><strong id="afwwa"></strong></code>